河北唐山:为何国有资产集体房产流失案多年难息访?

时间:2020-09-14 11:26:40    来源:网络转载    

2013年至今,河北省唐山天时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下称天时公司)法人代表何凤莲,因为唐山市路北区文化路服装厂改制导致她被骗1000多万元而不停上访。最早在2016年10月,她曾看到过希望,她的信访件成为时任唐山市纪监委崔晗书记的包案,区里主要领导牵头多个有关部门成立工作组,通过调查提出了解决方案,对并国有资产流失成立专案组查证,依法追究侵占国有资产人孙双林责任,先行保障何凤莲的诉求。区委为此作专项汇报,崔晗书记亲自批示做好落实。按理,这件信访案早该了结。可是,在崔晗书记离任几年后,孙双林仍逍遥法外,何凤莲的权益仍未得到主张。

集体企业改制"贪厂长"偷梁换柱,欲盖弥彰

孙双林,时任唐山市路北区文化路服装厂(下简称服装厂)厂长;娄学文,时任唐山市金泽商贸有限公司(下称金泽公司)法律顾问,原唐山市中级法院法官,因犯错误被"双开"。当时,服装厂与金泽公司有开发合作。孙、娄二人相识后,经密谋,利用服装厂给金泽公司担保银行贷款不能偿还,通过法院查封服装厂土地和房产,然后再使出一系列手段,达到侵占国有资产目的。

(1)孙双林无视法院拍卖程序:2009年,服装厂国有划拨土地,未经唐山国资委审批,而是转移为债权拍卖。2008年6月6日,河北嘉德公司以1719万元债权进行拍卖。吊诡的是,却出现拍卖确认书两份,标的价一个是450万,一个是600万元,是何原因不得而知。

(2)孙双林搞假改制材料:没有报备文化路服装厂主管部门,即文化路街道办事处。假材料上也没有主管部门的盖章,只以改制处置资产为理由,提交唐山中级法院执行法官马振柏执行。

(3)娄学文虚构公司签协议: 2008年12月18日,服装厂、白淑军、遵化市经贸总公司、和均公司(以下称和均公司)等多方,签订了"执行和解协议",约定以物顶债,将服装厂国有划拨土地1820平方米,集体房产1190平方米顶出去。

(4)2009年6月1日和均商贸公司注册成立后,没有履行向服装厂缴纳土地使用金和职工安置费等义务,该义务在"和解协议书"和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冀民终143号《民事判决书》裁定中阐明,导致新的骗局产生:2010年11月18日,被执行人服装厂,以改制安置141名下岗工人为由,先骗取了天时公司100万元企业改制保证金;随后,又欺骗天时公司签订《合作合同书》,把服装厂名下国有资产,即包含(2002)唐执字第95号和(2004)唐执字第8号两案涉及的土地、 房产中,服装厂享有35%产权份额,以1830万元总价出售给天时公司。

马振柏造假满足"虚构"公司侵吞国有资产

实际上,和均公司工商登记成立时间为2009年6月1日。一个莫须有的公司,并不具备签订合同主体资格。根本就没有审核,马振柏却积极迎合了孙双林、娄学文非法窃取服装厂国有资产和集体房产的造假行为,不审核和均公司是否具有合法资格,不审核孙双林提交的服装厂改制材料是否真实,不调查以物顶债的真实情况(当时金泽公司有资产,足够偿还银行贷款,根本不用服装厂承担连带责任偿还贷款),不执行处置国有资产应严格执行国资委审批程序,而是全面满足孙双林、娄学文等人侵吞服装厂国有资产的贪欲,顺从孙双林把服装厂名下酒店主楼3420平方米全部资产转移到和均公司名下,两次出具了以"执行和解协议"为依据的(2002)唐执字第95号《执行裁定书》和(2004)唐执字第8号《执行裁定书》。更为严重的是,在案件终结一个月后,法官马振柏又执法犯法,亲自伪造(2002)唐执字第9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通知唐山市住房保障局把服装厂房产过户给和均公司;在案件终结一年后,又伪造一份(2002)唐执字第95号《协助执行通知书》,通知唐山市国土局把1820平方米土地过户给和均公司。经查:这两份95号协执法院存档无原件,房管局存档是复印件。而且查明法院档案中只有94、96序号没有95。

为达目的,马振柏还炮制假"笔录":2009年8月18日,文化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屈爱军和经济办主任侯瑞元根本未到法院,马振柏为推脱罪责,为了给服装厂主管部门栽赃,在假"笔录"最后注明"屈爱军、侯瑞元不签字"。

马振柏"变身"侵吞国有资产"帮凶"疑当保护伞

马振柏为何有如此胆量执法犯法,确实事出有因---

据反映人了解:在和均公司享有33%股权的股东李飞,系唐山市李自彬的儿子,李自彬与孙双林是儿女亲家。李自彬与马振柏是唐山市中院执行局同事,二人与"双开"法官娄学文也曾同院为官。

据反映人调查:在相关银行注册资本金流水中,未发现李飞个人帐户从银行汇款给和均公司记录,显然李飞是不投资是干股,而其父李自彬和岳父孙双林才是和均公司的隐名股东。

反映人指称,孙双林、娄学文等人能有恃无恐侵占文化路服装厂国有资产,正因为有李自彬这个保护伞。

从反映人提供的2016年10月14日唐山市路北区委《关于文化路服装厂改制信访案的专题汇报》中看到:针对原服装厂法人孙双林私自侵占服装厂与天时公司合作开发的100万元保证金,服装厂经营期间所收取的900余万元租赁费等大量资产问题,以及服装厂国有资产流失问题,文化路办事处已于2016年6月8日,向路北公安分局报案。调查结果己由路北公安分局两次移送路北区人民检察院。

但10年己过,反映人天时公司法人代表何凤莲,仍奔走在维权路上。而侵吞国有资产者、伪造法律文书的法官却未受到法律制裁。不知公理何在?

编后:

在强调要在全国政法系统开展一次刀刃向内、刮骨疗毒式的自我革命、激浊扬清式的"延安整风"、铸魂扬威式的主题教育形势下,何凤莲的遭遇,凸显其行为令人忿慨。但愿上级机关能正视马振柏、孙双林等违法违纪事实,严查督办,以正法纪,还受害人公道。

人民诉评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人民诉评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诉评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诉评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诉评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