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贸视点】洛江区:“罗马河”农民新建住房变危房的背后或由贪腐不作为所致

时间:2020-10-24 15:30:34    来源:网络转载    

山西襄汾“8.28”重大坍塌事故的调查和追责还在进行中,“3.7”泉州欣佳酒店坍塌事故的阴影还没抹去。调查结果表明襄汾和泉州两起酒店坍塌事故主要原因之一就是违规自建、改建房屋不符合安全规范所致。事故频发暴露出来的监管缺失,职责不清、为官不为、贪腐行为等深层次的问题值得沉思、反思。而福建省泉州市洛江区“罗马河”三镇的数百户农民更是整日处在危居忧业的恐慌之中,忧虑焦急、苦不堪言。

土楼下村经镇政府同意建起的四层楼房遭强拆夷为平地

公开资料显示:洛江区设立于1997年9月,是福建省泉州市下辖的一个较为偏远贫困的一个区,是侨乡和港澳台同胞的主要祖籍地。“罗马河”是洛江区当地对罗溪、马甲和河市三镇的简称。反映强烈、问题尤为突出的是这几个乡镇的农户16年没获批一处宅基地,被逼之下只能附近建房。区国土部门以不符合城乡规划为由逼出了大量的“违建”,砸出了众多的危房、拆出了惊人的腐败,留下了无尽的隐患。

农村危房得不到及时批准改造,只能加层居住,危上加危

洛江区乡镇农户建房难,被指所谓“违建”都是逼出来的,因为无处可批指标

在河市镇有村民说,这里十六年来未审批一户宅基地,农民要么有宅基地不批准建房,要么未批先建全成“违建房”。村民反映:我们山区农民第一道迈不过的坎就是新建房难,最大的困惑是住房紧张,最大的忧虑是新建房变危房。我们长期居住农村,有的现在一家十几口挤在集装箱子里生活。子女长大成人要自立门户,分家立业,都需要修建新房屋。而区国土局(自然资源局)掐死了农户建房的死穴,不做乡村规划,把基本农田指标故意调整到老百姓的房前屋后杂(荒)地,就连村民的旧房、危房改建都得不到审批。长期以来农民住房紧张,建房难的刚性需求得不到解决。无奈之下逼使村民只能在自家附近新建房屋,随之而来的却是遭遇执法部门多次砸毁、强拆。有的宅基地至今没有恢复,有的继续加盖抢建。既给农民增加负担,带来经济上的巨大损失,又将新建房屋变成违建、变成危房。

官洋村杜某经镇政府同意在原址新建住房,遭两次砸毁地基,新房变危房

官洋村一户村民杜某某称:他家有两个儿子,祖孙三代7口人挤在几十年前石头墙体的老旧危房中。2011年向村委、河市镇政府申请在原宅基地上翻建住房,得到了许可。镇政府财政所还收取了他4800元的翻建费用,他就开始在宅基地上扎起了基础新建房屋。不料却两次遭遇国土执法部门用气锤、钩机砸毁钢筋横梁地基。老杜说在原址重建房屋时,发现因阻碍了邻居进出通道,所以在建房时向后平移几米让出了一个通道,被当地有关部门认定为违建,被强制砸凿毁坏钢筋预制地基两次。原房屋拆除重建,新地基遭破坏而停工,全家老小7口人无房可住,只得借住在邻居家。后经指点遵循潜规则送礼意思后,最终得到默许,2018年得以重建成新房,32岁的大儿子才得以在新房里结了婚。现年32岁的小儿子尚未成家,但是地基、地梁被两次砸毁后再建,不仅损失20多万元、而且留下了重大安全隐患。至今因为经济拮据房子外墙没贴瓷砖,屋内也没能装修,全家就住在毛墙毛地简陋的屋子里,苦苦挣扎了9年,好歹有了一个遮风挡雨的家。

土楼下村老陶家新建楼房被强拆后的惨状

与官洋村相邻的河市镇土楼下村,64岁的陶某某老两口膝下有2个儿子 ,3个孙子 和 93岁的老母亲,祖孙四代11口人合居在98平米的一座老房内。2017年向村里、镇政府申请新建住宅,河市镇政府、镇土地所让其填过表,镇纪委还找其长子谈了话,村党支部书记通知陶某镇里已通过,你家可以建房了。陶家在村口自己的荒地上开始建房(占地面积 120㎡ )。2018年1月19日,河市镇政府开具违建停工通知书,送达人告知陶家:我们是走个过场,你尽管建房。几个月后城管又送来一个通知,依然告知这只是例行公事,不影响建房。2018年夏天投资30余万的房屋建成不久,却被城管通知:你们赶紧托关系找人吧,否则要拆除你的新房。不明就里的陶家去哪托人找关系,就这样辛辛苦苦建起的新房,两个月后被强行拆除,夷为平地。至今陶家11口人依然挤在破烂不堪的一栋98平米的老楼里。

土楼下村祖孙四代11口人住着不足100平米的老旧危房

老陶一家恶劣艰苦的居住环境

在河市镇浮桥村,一家陈姓农户原有8口人,两年前经申请有关部门同意,在自家的宅基地上建起了新房,却遭遇执法部门拆毁,现残余的地基早已淹没在杂草丛中。而一路之隔的老宅因下部系石头垒砌的墙体属于危房,老陈一家只能将危旧房租赁给一家快递点临时使用,自己另行租房居住。

浮桥村陈姓村民新建房遭强拆淹没在杂草中,老旧危房租给快递点临时使用,流落他乡,租房为生

在河市镇南塘村,村民林某正在装修新房,他介绍家中有两个儿子,为考虑儿子结婚用房向相关部门申请宅基地建房。后来因当地开发建设南环路时占了他的山地,一直没有理赔,再三交涉下政府部门领导口头答应给地让他建房。不料在房屋第一层基本建成后,国土部门等派遣执法队使用挖掘机拆毁房门左侧墙壁和承重柱,导致楼板倒塌。林某不得不先以钢管先撑住楼板以避免更大的损失,并继续与政府相关部门交涉。在长达一年多的交涉,至今林先生的山地和田地还未得到补偿,新建房屋事宜得到口头承诺。目前建筑已完工并装修完毕,而当时砸毁的柱梁因抢时间生怕被再砸,加之经济困难没有完全拆除重建,只是在被损毁的地方添加了一根水泥柱作为承重点。

河市镇南塘村林某新建房遭部分被强拆

林某母亲流着眼泪捡废砖

据了解,在“罗马河”三个乡镇农户中,像林某、杜某这种情况不在少数,当初口头答应可以建房,其后又以违法占地变成违建被推倒、拆除,有些拆拆建建,被拆多次影响房屋的安全性、稳定性,导致建成次生危房,且成为违建,随时都有被再次砸毁、拆除的可能。

洛江区农户危房改造、所建房屋变成危房隐患巨大

党的十九大明确提出,把“不断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作为党的使命不懈追求,有着深远的战略考量。在洛江区城乡,家家户户都有改善住房条件的需要,且农民的诉求多数在国家土地政策允许的范围之内。但是,区自然资源局、以不符合规划为由不批宅基地,迫使群众强行偷建,躲猫猫偷建、抢建。自然资源局又以违建为名去砸梁、砸柱、砸基础。平均每栋住宅都要砸一次、或两次、三次、五次,然后群众又抢建入住,现在造成的局面是洛江区上百栋住房都因涉嫌违建遭遇砸毁变危房。且现有的多户石头墙体的老旧房屋得不到及时改造,同样存在巨大安全隐患。据相关资料显示,泉州地处沿海地震带,根据《建筑抗震设计规范》,泉州标准房屋必须达八度抗震。但村民那些原始的石头房子和新翻建拆违续建的次生危房,都将导致房屋整体结构不稳,存在重大安全隐患。他们也意识到新房表面华丽,实为危房不抗震,一旦发生地震,势必造成重大伤亡。

罗溪镇柏山村老年活动中心右侧遭强拆后的“违建”依然留下无尽的隐患

河市镇官洋村杜某某委屈地诉说,申请建房政府是同意的,也收取了我们翻建费,可到头来却遭遇两次砸毁地基。我们没钱重新购买钢筋,只能把砸毁的钢筋拉长变细,甚至断断续续接到一起,凑合使用,这样的根基能结实吗?这样的房屋能安全吗?明知道新建的房屋已变成危房却不得不住进去。

从罗溪镇向北沿路就有不少危房。在万虹公路与西环路交叉口附近,可以看到有很多户房屋是直接在原石头房上加盖两层甚至三层的,颜色明显不同,有的正在加盖施工。

在罗溪镇柏山村老年活动中心右边,紧挨着一栋拆毁砸的残余建筑,多处钢筋弯折严重,整体塌陷,结构极其不稳定。但是,在这个随时面临倒塌危险的楼板下面,却到有人坐着椅子上乘凉喝茶,旁边停着厢式皮卡货车、电瓶车。村民说,这家建筑因没有打点到位已被拆毁多年了,房屋主人被迫外出。被拆除的残余建筑既不安全,也影响市容,且留有安全隐患。

其实,早在2018年4月,住建部发布《农村危房改造基本安全技术导则》,也为农村危房改造基本安全划出了底线。如何让农村困难群众住得安全又不增加负担,将是洛江区有关部门值得认真对待的问题。

建房户主被迫外出

洛江区农民缘何出现建房难、建房变“违建"、危房?

为保障村民建住宅的合理用地需求,农业农村部和自然资源部联合发布《关于保障农村村民住宅建设合理用地的通知》,给出了具体的要求和政策规定。同时,两部门在《关于规范农村宅基地审批管理的通知》中,明确了宅基地农户申请、村组审核、乡镇审批的具体程序和要求。

安居房是为保障村(居)民家庭的基本住房需求,在土地现状不突破现有村庄范围的前提下,在农村宅基地上经批准进行改建、重建或新建的个人住房或联户住房。按照“一户一宅”规定、农村村民每户能申请一处宅基地用于建房。而在洛江区边远的“罗马河”三个乡镇的村民16年没获批一处宅基地,多少自建房被数次砸毁重建变危房,多少经利益输送建起的豪宅别墅,拔起而起,安然无恙。令人义愤和不解的是:同是本地村民,在河市、马甲的农村随处可以看到被执法人员砸毁、拆除的残垣断壁,更能看到一幢幢豪华气派的大别墅。鲜明对比下,知情人道出了实情:造成农户建房难,建房变违建、变危房的根源就在于国土部门等领导以土地为刮金板,把控宅基地规划审批权,逼使、诱导村民先建房,而后拿法律条文选择性、钓鱼执法。有关系、识相的村民通过中间环节送礼金打点、做足了人情关系便一路畅通,不仅不会砸毁,而且想建就建,反之像土楼下村陶某某、官洋村杜某某等,城管已提醒托关系,走动走动,但因未能托到关系遂造强拆。

在马甲乡就南村老板谢某无奈地说:我家前后邻居都建房了,我的房地基花了20多万元,早已扎好三四年了不让建,现在全家8口人连同 87岁的老母亲住在厂子里。我家的对面邻居也姓谢, 因关系不过不硬不让建房, 三个儿子一家十三口人仅有老宅三间房,老两口只能住集装箱 ,水暖电什么都没有,生活艰苦无法想象。

建不起新房,就南村71岁高龄老党员退伍军人谢荣年等只能住在集装箱里

更为艰苦的是,居住马甲镇就南村71岁高龄的谢荣年,为老共产党员、退伍军人,多年来一直居住在三间老式石头房中。后来因三个儿子均已成家生子,祖孙三代共15口人,因居住面积仅有80多平米,十六年来多次向政府申请新建房屋,至今未获批准,现全家只得挤住在四个集装箱内。

今年是脱贫攻坚战的决胜之年,党中央、国务院《关于打赢脱贫攻坚战的决定》明确提出,到2020年,稳定实现农村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即"两不愁、三保障"。而住房安全保障是决胜脱贫攻坚的“四大战役”之一。

确保村民住房安全有保障,这是民生大事。但在洛江区农村中普遍存在农民建房难、审批难,建了拆、拆了建,拆拆建建的怪象。如此恶性循环,导致危房、违建增加。可见,洛江区相关部门如此把紧宅基地审批关、选择性执法,其后果肥的是利益链上的当权者,害的是山区的无房或居住危房百姓,纵容助长的是大批违建房屋,败坏的是党政府的形象,践踏的是党纪国法。

送到礼的、走足关系的"违建"也就合法化

洛江区农民建房难,相关部门选择性、针对性执法导致新房变危房,助长众多违建拔地而起的现象绝非偶然,已成为洛江现象。其背后深层次的关系、利益及由此带来的不稳定因素和安全隐患等问题当引起足够重视。恳请上级有关部门急切关注洛江区农村危房改造,严格落实“一户一宅"政策。及时破解业已存在的农户违建、危房难题,努力实现百姓不愁住的起码愿望,解除百姓危居忧业的忧虑,及时消除危房隐患,保护好广大农民包括侨胞、港澳台居民的生命、财产安全,杜绝惨痛事故再次发生!

来 源:记者调查

人民诉评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人民诉评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诉评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诉评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诉评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