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吉凤:“草包之恶”后的归去来兮

时间:2021-02-10 19:33:26    来源:网络转载    

2021年 2月1日,黄吉凤来到金沙县殡仪馆,在父亲的骨灰盒前,跪地痛哭。

今天,是她目送父亲遗体推进火化炉一年半后,第一次见到父亲的骨灰;今天也是她父亲的生日。

黄吉凤对着父亲的骨灰盒发誓,毕节警方一天不还自己清白,父亲不下葬,因为他难以入土为安!

身陷囹圄

2019年9月4日,黄吉凤的父亲因病去世,正在老家金沙殡仪馆办理丧事,父亲的遗体推进火化炉后,黄吉凤去上卫生间出来,三名着便衣的警察堵上前,表示“只需要耽误一会儿”了解一些情况,三人将黄吉凤押上车后,快速开进一条废弃的县乡老路,这时黄吉凤才发现被骗,不断哀求毕节警察让自己送完老父亲最后一程。但警察没有理她,两小时后她带到一百多公里外的毕节市大方县公安局。

“我当时就提出了要求大方县公安局回避,因为自己正在进行的一场关于桂兴煤矿股权纠纷的民事官司,当事人赵琨、赵娟都是大方县人,一个月前,她便收到“过几天大方公安就要抓你”的威胁,没有想到竟一语成覅。

警察拿出一张纸要求黄吉凤签字,被上手铐的她以死拒绝签署“同意”及自己的名字,黄吉凤形容自己是被警察抬进看守所的。

9月5日,黄吉凤的家属得到通知,黄吉凤是以涉嫌“越界开采”被毕节市大方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黄吉凤的律师在9号提交取保候审申请,警方在12号回复不予取保。由此,黄吉凤无法参加11号在毕节中院与赵琨的民事官司开庭。

毕节警方要求黄吉凤签署的这张纸是《鉴定意见通知书》。

“事后我多次要求警方提供越界开采的具体鉴定报告,而不能只是陈述结果的一张只写着结果的通知书。

黄吉凤的律师尽管多次要求,但至今也未拿到报告书。

此后,毕节大方检察院驳回了公安局的逮捕提请,于2019年9月19日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作出不予批捕的决定,黄吉凤在看守所被拘押十六天后被取保候审。

在拘留所呆的16天,黄吉凤说永世难忘。在解除取保候审后,她回到贵阳家中,再次披麻戴孝,整日面对父亲遗像不语,表情肃穆、未哭。家人送饭进来,机械吃饭、不与家人交流.......

家人和赶来的亲戚二十四小时轮流在门外守候,担心发生意外。

一周后,黄吉凤恢复平静,走出房门,一如以往......

贵州省劳模、农村致富带头人

黄吉凤,担任过贵州省毕节市金沙县城关镇幸福村十八年的党支部书记,贵州省第十一届人大代表。

她上任三年时间,便带领乡亲们把一个贫穷落后没有水、没有电,没有路的极贫村变成了家家修高楼、户户有存款的小康村,她多次受到国家级省市级的嘉奖,获得“全国妇联双学双比女能人”;“团中央中国青年五四奖章”、“贵州省青年五四奖章”等荣誉。

七年前,黄吉凤在美国洛杉矶开办“风味贵州”餐厅,此后长期在国外开展商业活动,致力宣传、推广贵州,因此被推选为美国洛杉矶贵州华侨联合会副秘书长。

新冠疫情爆发初期,黄吉凤积极参加美国贵州华侨联合会、美国同乡会组织的援助活动,在当地紧急搜罗大小药店,抢购到了七万多只医用口罩,赶在美国断航前,搭乘最后一班南航飞机运抵贵州,捐献到一线医护人员。

2019年7月,应贵州省工商联、贵商总会邀请,黄代表"美国贵州侨联"和"美国洛杉矶贵州商会",从洛杉矶回贵州参加“全球贵商发展大会”,结果遭此一难。

(黄吉凤部分荣誉证书、奖章)

赵琨从桂兴煤矿“实际控制人”变身“越界开采举报人”

2019年12月7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了毕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份民事判决书,确认了赵琨代表桂兴煤矿签订的《包干办理解封事项协议书》。

至今,这桩官司也还在继续进行中,而这一事件,由于李家连的法官身份引发社会热议,赵琨“煤老板”的身份,在当地也为人熟知。

(赵琨与大方县法官李家连签订900万解封费协议表明:赵琨是桂兴煤矿的实际控制人)

“警察怎么可能不知道,赵琨才是桂兴煤矿的实际控制人。即使确定了越界开采的犯罪事实,该抓的也是赵琨,因为他才是桂兴煤矿实际控制人。”黄吉凤说,我就是被赵琨、赵娟两姐弟欺骗的。当时是我的邻居王达军找到我,说赵琨已经完全拥有了桂兴煤矿的所有权,我才来投资桂兴煤矿的,但我仅仅是投资人。

后来我发现,赵琨玩的就是空手套白狼,他们只给了原矿方40万的入场费,以能解封煤矿做诱饵,骗取了运营权。这四十万还是王达军交的。

我不是桂兴煤矿的法定代表人,不是桂兴煤矿的股东、不是投资方“贵州金凤皇投资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股东、更不是煤矿项目现场负责人。从被赵琨欺骗签订合作协议,包括前期看矿总计只去过桂兴煤矿四次。

黄吉凤另外指出:赵琨到大方县公安局举报的“大方县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子午须有,大方县根本没有这样一家公司。

如果是贵州金凤皇公司,他的注册地和经营地点都在纳雍县,如果指定办案,我想了解指定依据在哪儿?是为了方便谁?

警方不会连“皇凰”二字不分吧?

在大方公安局,赵琨从桂兴煤矿的“实际控制人”迅速变身“越界开采”的举报人。

此刻,也是在黄吉凤与赵琨的民事诉讼即将在11号开庭的关键时刻。

(事发一个月前,黄吉凤手机收到《赵琨立案的回执》,并被威胁再不认输“就要抓你”。该回执显示“大方县贵州金凤凰投资有限公司”,市场监管局数据显示没有这样一家公司。)

黄吉凤认为,就是一起毫无技术含量、毫无羞耻,以刑事手段插手民事纠纷的恶劣事件。

面对草包之恶,我心光明,心态归于平和的黄吉凤

(2020年9月21日,黄吉凤代表美国华人洛杉矶商会参加在贵阳举行的贵商总会的表彰大会)

“将近两年的时间,这种非人折磨与煎熬,已让自己变得坚强,冥冥之中,父亲在天的力量一直伴随着我,作为一名优秀的共产党员,面对“恶”的挑战,自己只能一往无前,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也要捍卫一个“理”字,因为被“恶”打到的人,是没有幸福可言的!父亲是幸福村德高望重的老村长,我是幸福村的女儿,也是幸福村的骄傲,我不能给幸福村丢脸。”

从毕节的避孕套不算某某的案例,再到毕节的“草包支书”,我想问一个并不复杂的案件,不决只拖,算不算假草包,真利益?草包在毕节层出不穷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值得深思.......

从2020年9月20日开始,在历经整整一年半调查后,毕节大方县警方因未提交新证据,解除了对黄吉凤取保候审。但至今仍未撤案,并对黄吉凤做限制出境处理。

贵州省委省政府于2020年7月印发的《关于营造更好发展环境支持民营企业改革发展的实施意见》中将“积极营造良好法治环境”作为重点。

该意见指出,健全执法司法对民营企业的平等保护机制。加大对民营企业的刑事保护力度,依法惩治侵犯民营投资者、管理者和从业人员合法权益的违法犯罪行为。提高司法审判和执行效率,防止因诉讼影响企业生产经营。加强对民营企业知识产权的保护,贯彻全面赔偿原则,完善侵权损失计算方法,探索适用惩罚性赔偿。责任单位为省公安厅、省法院、省检察院。

贵州大学法学院康教授认为,黄吉凤作为拥有美国绿卡的企业家,久拖不决的强制措施已对她构成实质上的权利侵害,置其于极不公正的处境中。已经严重侵害了黄吉凤作为民营企业家国内外商业旅行的自由,对其在美国企业经营产生实质性侵害。

人民诉评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1、凡本网来源注明“人民诉评网”所有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版权均属于人民诉评网,未经本网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人民诉评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注明 “来源:XXX(非人民诉评网)”的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系我方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因新闻稿件和图片作品的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15个工作日内告知我方。